×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10581

閱讀學習 March 29, 2012

張灼祥校長.古天農對談 戲劇教育 助多元學習

古天農:中英劇團藝術總監,致力推廣戲劇教育,近年積極推動親子教育及閱讀。育有一子,現為中學生,小學時曾入讀國際學校,後轉讀本地傳統名校。

張灼祥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任校長二十多年,現任拔萃男書院校長。

藝術教育漸漸獲得教育界重視,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認為戲劇有助小朋友學習知識、培育自信、加強社交及溝通能力等,因此致力在中小學推動戲劇教育。

這次作客「校長會客室」,古天農與張灼祥校長大談推行戲劇教育的方法及成效,並提出親子閱讀秘方,供家長參考。

張:張灼祥  古:古天農  親:親子王

從戲劇學通識 豐富學習經歷

張: 你推動的學校藝術教育有沒有成效?

古: 有的,但成效不是用數量去判斷,但必定有其好處。舉一個例,我幾年前鼓勵天水圍的小學生學戲劇,還從英國請來一位導演,當時學生跟校長說很怕。話劇演完後,學生跟校長說:「以後我們不怕英文了。」有一位老師看學生演出時更流起淚來,因為那位學生一直很自卑,英文又不好,老師用了很多方法希望他可以放開懷抱,都不成功。但這位學生排練和演出話劇後,整個人開朗起來,還交了朋友。這就是戲劇的作用!

張: 有人說,天水圍已不是「悲情城市」,現在真的改變了?

古: 有改變!其實問題不單出現在天水圍,還有東涌、深水埗。社工界有所謂「七三一部隊」,丈夫七十歲,妻子三十歲,孩子才一歲。「老夫少妻」的情況,在十年後會造成很多單親家庭,(生活)擔子轉移到媽媽身上。我認識一位女士,她在內地讀師範,來港後在濕地公園任保安,還到便利店兼職,每日只睡三小時。她跟我說很想自殺,但為了孩子才忍下去。我到嶺南大學找導師,訓練一些像這位女士般高學歷、操標準普通話的媽媽教授普通話;再聯絡教區學校,讓她們做TA(教學助理),改善生活,重拾尊嚴。

張: 你簡直成為了超級社工,我很欣賞。說一個實際問題,現在高中學制有「OLE」(其他學習經歷),是否令學生多接觸了藝術?

古: 是的,但曾有三名學生去看中英劇團的話劇,遲到了不能入場,便跟職員說要三份場刊。(張:拿了場刊就當看了?)當交差的只是少數,(OLE)始終是好事,讓他們有機會接觸戲劇。

張: 將戲劇當作「OLE」是好的,只當作活動,要不然像通識科般要計分考試,就失敗了。

古: 我稍後也會舉辦一些活動,培訓老師以戲劇教通識。我聽很多老師說,很怕教通識科,因為範圍太闊,又沒有教科書,不懂得怎樣教。通識的六大範疇,戲劇至少可涵蓋五個,例如「個人成長」。我曾寫過一位失明女士程文輝的成長故事(《伴我同行》),透過她的故事從感性角度去看成長;我又寫了一套關於鮮魚行學校遭殺校的話劇(《冰鮮校園》),還有一齣校園戲劇《芳草校園》,都是以香港為背景。至於「當代中國」範疇,去年我們有一套話劇是關於辛亥革命和孫中山(《鐵獅子胡同的回音》),還有魯迅的《茶館》,都可以用來教學生。

張: 這是好的,不過考試時可不是這樣考。

古: 不要緊,我只是想讓老師多一個選擇,不是要老師教戲劇。

教育劇場 擬結合粵劇話劇

張: 我同意有很多種方法帶出這信息,只要不用考試,像「OLE」一樣,經歷了就取得分數。

古: 我早前跟李居明(新光戲院新租客)見面,談到一些合作事宜。後來他租了新光戲院,說要跟中英劇團合作。我認為未來新光可以做教育劇場,多做一些適合中小學生觀看的戲劇,支援學校的「OLE」和通識科目。

親: 預計甚麼時候可以成事?

古: 新光戲院方面要再跟李居明商議,但我認為真的可以把新光發展成教育基地。很多人都不知道那裏有一個小劇場,可坐二百人,可以開早場或下午場。我還想跟他合作,培養年輕粵劇觀眾。

親: 這是很需要的,但亦很困難。

古: 也不是。舉例我日後把粵劇劇目化成戲劇,做完話劇,再做一段粵劇折子戲,然後有人解說,讓學生有機會接解和了解粵劇。將話劇和粵劇結合,我們亦有機會吸引年紀較大的粵劇觀眾,亦可將粵劇觀眾層年輕化。

親: 粵劇的故事背景多是古代,年輕學生是否接受得了?

古: 不是的,五、六十年代的粵劇是有「時裝粵劇」。你知道有一套粵劇是關於宋氏三姊妹的嗎?其實香港有很多中小學生也愛唱粵劇,我會找這些學生演「時裝粵劇」,再選一些適合的劇目。我看了蓋鳴暉演的《蝶海情僧》,也適合改編為話劇,還可以讓她演出話劇版本。

親子閱讀 引導孩子思考幻想

張: 可否分享你的親子閱讀經驗?你如何令兒子養成閱讀習慣?

古: 有些慚愧,我的兒子跟時下青少年一樣愛上網,我現在要硬性規定他在某一段時間閱讀。我經常跟其他家長說,閱讀很重要,尤其是閱讀文學作品,因為可以豐富想像力。根據美國的研究,閱讀printed matters(印刷媒體)比看電視認識的辭彙較多,因為電視不會用很艱深的字,但文學作品不一樣,所以父母可以多跟孩子講故事。我兒子讀幼稚園時,我鼓勵他出(故事)題目,由我即席講故事。有一次他要聽「龍捲風與垃圾桶」的故事,我立即創作起來。譬如說:「那天你在坐校巴,但校巴爆了胎。」我就問他校巴是甚麼顏色的,是哪一邊爆胎,讓他想像畫面。

張: 這樣可以訓練他學會一面聽一面思考。

古: 對,這方法可以訓練他的visual thinking(視覺思考)。他小時候很喜歡看電影《魔戒》,看了第一集後就等待第二集。後來他知道有原著小說,就跟我們說要是你們看了第二集(小說),要跟我講(內容)。於是我跟太太在下班後就努力看書,每晚講給他聽。當他聽了整個故事,又看完電影後,就問媽媽書中的「逼人瞓覺樹」為甚麼電影沒有拍出來?這證明他聽了(故事)有「入腦」。

張: 我聽你說故事也很吸引,但不是每一位父母都懂得講故事。面試學生時,有小朋友說:「媽媽最近講故事多了。」家長為了面試,才多講故事。很多小朋友覺得父母講的故事不好聽,可能是依書直說,沒有融會貫通。你認為是否有必要教家長講故事?

古: 要!我認為很多香港家長需要教育。養寵物也要領牌照,為甚麼做家長卻不用申領牌照?有些家長並不知道如何教導孩子,所以我做很多這類培訓。媽媽講故事較爸爸好,這是與腦部構造有關,女性有十四至十六個與溝通能力有關的腦部部位,男性只得四至六個。我常做話劇比賽評判,經常見到DGS(女拔),但很少見到有男校參加。魯迅(《狂人日記》)說「救救孩子」,其實是要「救救男孩子」。家長常問怎樣救?藝術是用來表達自己,所以藝術家擅於溝通。

張: 你剛才提出一點,男士從事藝術有助提升溝通技巧。這點我同意的,我那個年代的理科同學,可能真的很叻,但溝通方面真的欠了一點點。

古: 我小學時愛看文學作品,不是家人叫我看,是我自己看。五年級時我開始寫小說,《中國學生周報》刊登了出來。我那時看陸離、羅卡,小六時看狄更斯的小說,雖然很厚,有些字也不認識,但還是能估到,那時養成了看原著的習慣。到中一時,我不明白為甚麼一個學期才讀薄薄一本書,那時老師給我難題,叫我

們搞話劇。其他人不懂,而我讀過文學作品,就帶着一班高班同學,在沒有人教導下,自編自導自演。那時給我很大的啟發,現在回想起來,教育就是給你一個難題,要你自行解決。正因為這樣,我常跟家長說,一定要讓孩子看文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