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10705

爸媽雞湯 September 22, 2011

張灼祥校長.張堅庭對談 從生活中學習 演繹精采人生

張堅庭:著名導演,曾經出版親子文集,近年從事企業培訓,教打工仔把戲劇融入工作,加強自信心及改善溝通技巧;與太太楊諾思育有兩子一女,分別十一至十七歲。

張灼祥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任校長二十多年,現任拔萃男書院校長。

作為忙碌的導演,他珍惜與孩子相處的時間;作為企業培訓導師,他提倡教學應「戲劇化」,教師應生動演繹上課內容;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他以輕鬆又獨特的方法教育子女,他是今期「校長會客室」的嘉賓張堅庭。張校長與張堅庭探討孩子學習的方法,如何把生活和教育結合,在親子時間中一面享受相處的樂趣,一面從中學習。

張:張灼祥  庭:張堅庭  親:親子王

導演爸爸兼任家庭CEO

張: 你身兼多職,導演、食肆老闆、企業培訓導師⋯⋯還有一個身分是爸爸,你和太太都是大忙人,你怎樣令這個身分稱職?

庭: 我是有很多個身分, 但我最享受的是做「家庭CEO」。我會用拍電影以外的時間陪孩子,因為我很重視親子時間。如果我約了兒子踢足球,其他事情都要讓路。

張: 有些家庭有兩個CEO—爸爸、媽媽,甚至還有爺爺、嫲嫲。你這個CEO的職位是怎麼爭取回來的呢?

庭: 靠話語權和習慣。我和太太很有默契的,我在家裏負責做決定,有時也要扮演「醜人」;而我太太相反,雖然她在公司是女強人,很能幹,但回到家中會扮「鵪鶉」。她從不給意見,會被孩子欺負。我們是這樣來平衡家庭!

張: 你另一個身分是企業培訓導師,這又是甚麼呢?

庭: 因為我是餐廳老闆,知道顧客服務意識很重要,於是就到企業去培訓草根職員的服務意識。當年剛剛踏入服務業時,從導演身分轉變為服務別人,一時也不太習慣。後來我想起鍾景輝先生曾經跟我說「上了舞台就不是自己了」,我就把演的身分抽離。這樣果然好很多,現在所有電話投訴都由我處理,我是投訴部主管!

親:那回到家中,你會不會也是投訴部主管呢?

庭: 投訴肯定有,但和真正的不同,因為孩子們投訴時很容易把自己的缺點變小,把優點放大。而在三個孩子之中,你還要做一個公證人,妥善處理投訴,因為小孩子很容易看到你是否偏幫某一方。雖然這樣,我有時也不隱藏自己的情緒,特別是跟女兒吵架時,她的性格很「彪悍」,吵起架來很多理由,又處於反叛期。但她知道我是為她好,過後便沒事。

在玩樂中領會學習真諦

張: 我知道你三個子女各有特長,大兒子喜歡拍戲,女兒喜歡唱歌跳舞,小兒子醉心足球。你平常怎跟他們玩?

庭: 放暑假時,我們的家像一個遊樂場,孩子會來我們的房間睡覺,我會跟他們一起踢足球。太太傳統一點,會讓他們利用暑假多學東西;我比較「hea」,讓他們「漫無目的」地玩。

張: 有些孩子不理解「hea」是指偶然的閒適,以為可以甚麼都不做,其實永遠「hea」是不行的。

庭:( 笑)我記得六、七年前有一次吃飯,吃得很悶,我就叫他們把飯碗倒蓋在桌上,然後用手抓飯吃。雖然太太反對,我還是堅持讓孩子這樣做。孩子們都覺得很新奇,吃得很開心,我太太反而覺得很尷尬,像被排擠一樣。然後她也放開了,跟大家一起用手吃飯,吃得津津有味。這就是所謂「逆向思維」,一餐半餐又有甚麼所謂?

張: 你主張讓他們在閒適中學東西,而不是把他們的二十四小時都塞得滿滿,對嗎?

庭: 對!我三個兒女都是讀國際學校,英語很好,所以我想讓他們多學習中文。暑假期間,我租了幾套韓劇和台劇影碟回家跟他們一起看,這個途徑可以最快學會普通話,又不用擔心他們在學校不學。太太卻很傳統,對功課管得很緊,每天沖涼、做功課、睡覺⋯⋯都要按部就班地做。

張: 為甚麼媽媽通常扮演這個角色?是不是媽媽的天性?

庭: 我有時會挑戰太太,太太叫他們做功課,我就唱反調,叫他們不要做這麼多。國際學校的功課少一些,如果在傳統學校,我會叫他們先應付功課。我認為保持學習興趣和應付功課是不同的心態,做太多功課,就會失去興趣。我喜歡跟他們看「National Geographic」和「Discovery Channel」,這種學習模式是用故事、畫面拼湊的,更為生動。

張: 我同意,有時做project要找資料,把它們變成自己的知識就好了。

強逼學習 名校生失學習興趣

庭: 有一次我和一個中學生閒聊,問他:「你做學生有甚麼感受?」他竟然說:「如果我知道一出生要面對這麼多考試和功課的話,我寧願不出生了。」他外表很聰明,功課應該不差,但他還是覺得沮喪,我們真的要好好反省一下!就像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Borders」要停業了,但「Barnes & Noble」還能做下去,而網上書店「Amazon」卻風頭正勁,為甚麼?只要能預見未來,調整自己,就能生存下去。如果我們的教育不能預見將來社會需要,還是用這種方法灌輸知識,學生可能被淘汰。

張: 其實內地的狀況較香港嚴重。內地高考是「幾日定生死」,有學生因未能準時到達試場而被取消資格,為此自殺。如果在香港,他可以繼續考;如果考不到大學,還可以通過毅進計畫或讀副學士上大學。學歷變成督促學生學習的正當理由,但學歷不是必然。學習不是記誦書本,而是靈活運用。

庭: 很多教育者視野短淺,看不到未來。現在得到知識的途徑那麼方便,早前哈佛大學Michael Sandel教授的上課視頻被放上網路,我叫十一歲的兒子看,他看完覺得很有趣。以前我們要去哈佛聽課多難,現在遠在中國寧夏的一個小孩和我兒子都可以同時上網聽到。社會進步了,教學模式也要跟着改變。

張: 對!但老師上課時有趣點,會被認為膚淺;生動點,又被認為是討好學生。不止老師,很多家長也摸不清楚自己應該怎樣演好自己的角色。你覺得呢?

庭: 教育制度與家長「朋比為奸」,壓逼孩子。我在教會認識一個就讀傳統名校的十五歲青年,他被媽媽逼得太緊,變成隱蔽青年,每天打機八至十個小時,早前更拿刀要脅父母。他媽媽之前甚麼都逼他學,令他失去學習興趣,現在已轉讀國際學校。我拿自己的成績表給他看,告訴他叔叔曾經有十幾科不及格。我想他對學習有興趣,叫他一個星期看四集「Discovery Channel」,做到就送他小禮物,希望情況會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