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289521

名人專訪 May 2, 2018

【搣甩「香樹輝兒子」的標籤】香睿剛教孩子:世界不只一條出路

香睿剛可能你不太熟,但「香樹輝的兒子」,你可能會「哦」一聲。

香樹輝是投資銀行家、資深傳媒人、中大校董,亦是馬主,更開設公關公司。他亦在多份報章寫專欄,筆名是「畢流香」、「辛翠時」、「左丁山」、「喬菁華」。

背著「香樹輝兒子」的稱號,但香睿剛小學只是讀河畔花園旁的佛教慈航津貼小學;跟着是禾輋邨內的聖公會曾肇添津貼中學。

 

中、英文要好

他當年品行唔算差,但成績卻一般,形容:「叻唔輪到我,好差又唔算。最記得當年會考放榜回校攞成績單,物理老師一見我就抱住我,開心話我物理有個E,沒有成為佢教書生涯中唯一一個唔及格的學生。」

「爸爸說我不是讀港大、中大材料,幸好中、英文還可以,便考TOEFL到美國升讀社區大學。」

香睿剛說,即使成績幾差,爸爸從不打擊其自信,對他和姐姐只有一個基本要求:中、英文要好。

「佢唔會買遊戲帶給我們,但會買好多的書。我小學已看《三國演義》、《資治通鑑》、《東周列國誌》;姐姐看倪匡和瓊瑤的小說。故我們的中、英文寫作較其他同學好。」

大部分文言文書,他都自己看,不懂才問父母。「所以讀中一時,老師教《資治通鑑》,我用自己的話來譯。但老師話唔得,雖然我無譯錯,但一定要跟他的方法譯,這就是香港教育制度。」

 


當年讀的中學沒課外活動,因所有設施只留給校隊。「想打乒乓,自己出去搵場。」學校亦,課早半年,要量past paper。「但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無問的,唔明現在家何事事都投。」圖攝於一九九九年會考後。


家中書架最低三層放了他小學和中學看的書。那本《三國演義》已甩皮甩骨,可想而知他經常翻。

 

26歲才開竅

另外,爸爸亦要求他讀理科。「無論怎樣都要懂點數學。而爸、媽文科出身,歷史、中文可教我,唯獨數學只能靠學校。事實我在美國讀經濟時,懂數學對我有幫助。」

「那時發覺,在香港數、理、化唔掂唔代表無價值。喺香港唔work啫,仍然可以有其他的選擇。」

在社區大學讀了兩年,他成功考入UCLA,主修政治、副修日文,發覺這世界原來好多叻人。「你以為UCLA的學生,每天花20個鐘讀書。不是的!化學博士生都是踢住拖返學,會走堂去打機。」

他形容到美國才發力,畢業後不想打工,轉往英國讀了一年,再拿獎學金去日本繼續讀。後來回港工作,第一份工作在大學做研究助理,做了幾個月,被叮走。再到日本品牌電器公司工作,才開始知道自己的能力和方向,那時已26歲。

「我遲開竅,所以不會迫囝囡;要他們好細個就知自己做啲乜嘢?不用的!由他們自己探索,最緊要有選擇給他們。」 


他在美國,英文、歷史治、文都叻所有同學,故人對他另眼相看,他信心返晒嚟讀UCLA時父朋友來LA,話順道讓第二代互認識。但人開、打高球、出海玩帆船;他只是打籃球、從無出,有車牌但無,因LA車位好。(圖為他於二零零三年在UCLA畢業時跟日文老師合照。)


UCLA畢業後,他往哈佛讀了個英文暑期課程。而因哈佛的大功課量,讓他明白該校為何永遠都屬領導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