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本地升學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399735

升小熱話 March 25, 2019

【將轉任英華校長】 Happy School馬鞍山靈糧小學 陳美娟校長﹕快樂才學得有力

馬鞍山靈糧小學(下稱「靈糧」)陳美娟校長,將於8月離任,到英華小學接替退休的林浣心校長。她在靈糧擔任校長14年,任內帶領教職員團隊,成功把學校打造成區內受歡迎的Happy School,自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教育理念。

「童年的回憶應該是快樂的,學校是小朋友在家庭以外很重要、花很多時間成長的地方。這個成長的地方,若能給他們快樂的感覺,他們就會學得有力。」陳校長說。

「小學是基礎教育的階段,基礎打得好很重要。以前的人說,背很多書、寫很多字就是基礎好,但在這知識爆棚、周遭都有東西可學、資訊發達方便的時代,學校的定位是要讓小朋友有興趣學習,這是最重要的入門。」


^陳美娟校長除了是資深小學校長,更是沙田區小學校長會主席。

好玩、好睇、好有用的「STEMA」教育

有些家長誤以為, Happy School代表課程較淺,陳校長強調﹕「這跟我對教育的看法不同﹗」她心目中的優質教育,是能令人進步的,且能讓小朋友透過有挑戰性的事物,認識自己的能力更多。如何能夠做到?「好玩」就是關鍵之一﹗「小朋友覺得學習是好玩的、有興趣的,就自然會投入時間、付出、不怕辛苦,學習應該是這樣。」

為此,靈糧小學在課程安排上,盡量讓學生「玩」多元化、有挑戰性的活動,其中一個主打項目就是「STEMA」教育,把科學實驗及創作融入在各級各科的課程中,令課堂更好玩。例如在中二常識課上,鼓勵學生動腦筋設計並親手製作,進行「電子玩具DIY」,學習「閉合電路」的概念,把所學化成實際的經驗與成果。又例如高年級同學的數學科會進行風帆動力車活動,讓學生設計不同形狀的風帆來比試,從中學習幾何圖形。

另外,學校每逢周三、周五的課外活動時段亦設有「STEMA」相關課程,讓同學去學習新興的科技,例如利用Scratch軟件編程,加上micro: bit電腦裝置的運用,創作出各樣電子玩意,藉此訓練數理及邏輯思維。學校更會每年舉行「STEMA Fun Day」,各級同學會進行多樣化又好玩的學習活動,例如製作分子料理、微震機械人等。


^今年靈糧小學的開放日,同時亦是「創意解難競技日」,藉各項親子活動,讓家長們認識學校的「STEMA」課程。圖中的攤位遊戲,是由幾位小六學生在課堂中,經老師指導設計及製作出來的。


^同學與家長一起參加「模擬三項鐵人賽」。當參加者舞動浮板時,就可以把能量儲存起來,化成電力。這個電子裝置亦是同學在「STEMA」課程中的作品,整個學習過程,既可學習編程,訓練邏輯思維,亦可以令同學體會到珍惜電力的重要性。

 

現今小朋友欠缺卻必須的:學習解難 

陳校長解釋,靈糧小學推行的「STEMA」,把「A(代表Arts,藝術)」這個字,放在STEM(Science、 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右上,原因是任何事物都需要良好的表達方式,而「理性」的東西,添加藝術元素之後,更容易為人接受。

「之所以不寫成『STEAM』,是因為我們不是要去教A(Art),而是透過它去把STEM教育進一步提升。」她說,「STEMA」需要跨學科合作,包括藝術、音樂、語文各科的整合,令學習更整全。

談到推行STEM教育的重要性,陳校長認為,傳統教育著重語文分析力,不論中文科、英文科、通識科,都是講求語文表達能力,而STEM教育就能照顧語文能力不高的人,給予他們另一種表現方式。

「教育就是要讓不同的人有發揮空間。」STEM教育可以教小朋友在批判別人時,要有科學思維,而不是純粹憑感覺,會按理性、邏輯、有根據地去判斷,並非人云亦云。

同時,STEM的精神是要看見難題時,要去嘗試解決,並在失敗之中不斷修正,這種態度正正是現今小朋友較為欠缺的。「因為他們身邊有太多大人幫忙。」


^有趣的「STEMA」教育,讓學生一起動手創作,學習之餘,也培養了合作精神。


^陳校長說,現今的小朋友,所有難題都有大人替他們解決,因而容易出現「公主病」、「王子病」,而 STEM教育不單止要求小朋友嘗試解決問題,更要他們學習面對失敗。「因為所有研究都不是一次就成功的。」

 

呼應時代需要  一人一iPad教學

學習過程「好玩」,學生固然開心,但另一個開心上學的因素,就是自己的能力與需要被學校照顧得到。「有些學生可以坐定定寫很靚的字;有些則喜歡天馬行空;有些喜歡『駁嘴』,因為覺得老師的說話未夠『正確』。這些小朋友,我們是否能給他們平台,能不能讓他們有發揮空間?」為了切合不同學生的需要,將他們的學習動機提升到最高,陳校長表示,「學校要不停有很多創新的事物。」

「教育不能做來做去都是某些東西,要就時代的不同,呼應時代的需要、學生的需要、社會的需要而作出變化。」她說,在高年班全面推行一人一機電子教學的目的,正是如此。「坊間已有很多電子產品,學校不能不變。老師也要轉變,以往備好的課一直沿用,現在卻要靈活地推動學生學習。」

「小朋友有時會覺得上課悶,或覺得出來說話的表達方式不適合自己,因為他們比較害羞,又或是他們會口吃,寫報告對某些學生來說也可能很困難,電子教學可以照顧到這群小朋友。」

小四至小六的學生,會在英文、數學、常識及英文常識科利用自攜裝置(iPad)於課堂學習,就學習內容進行即時互動,學習興趣自然大增,上課也更專心。

除了令學生更愛上課,電子教學亦可以讓老師及時、迅速地知道學生學習情況。「以前派功課,老師改完才知道小朋友在哪裏未跟上,但課程卻已進行中。若教完即時派電子習作,即學即做,老師立即就知道哪個同學跟不上甚麼、哪個同學做得好、哪些地方可以教得更快。老師『斷症』快,整個教學的效能就可以提升。」


^小四至小六的學生會「一人一機」上課,學校有「主恩基金」資助學業成績及品行良好的學生買機,另外每級遇有家庭有經濟困難的學生也可透過「主恩基金」之撥備借機。學校亦會幫有經濟需要的學生申請「關愛基金」,購買平板電腦、鍵盤、保護套及保養等。

 

百人音樂劇 給學生愛英語的理由

學習語文一向給人沉悶的感覺,Happy School又怎樣令學生更有興趣去學?教英文出身的陳校長認為,學語文是需要「原因」的,並且必須是個令人快樂的原因。於是,「玩」音樂劇,就成為了靈糧學生投入學習英語的原因﹗

「音樂劇要用上語言,因為角色有對白,而學生投入演出角色時,就會學他的語氣、反應,要知道甚麼時候用甚麼說話去回應,十分有『功能性』。」陳校長說,「再者,這是一個表演,有觀眾在台下看著,小朋友自然會努力嘗試做好。」有了原因,學生就樂意接受挑戰,鍛鍊好英語。

就在學校20週年時,陳校長親自撰寫了英語音樂劇《The best of the best》,讓約150名學生參與演出。「通常一個劇只有幾個重要的主角,其他都是配角,但我寫的劇可以有很多主角,每個主角有不同特性、性格,不論男孩、女孩,不同類型的小朋友都可以參加。」

「即使只是當觀眾,去看音樂劇,也要知道台上在說甚麼,語文能力亦不能太差。當學生排練時,其他同學看見,亦會有好奇心想了解他們在說甚麼。」如此,全校上下,不論是否親身參與音樂劇演出,都會對英語產生更大興趣。


^讓最多學生能夠站台演出,是陳校長所創作的音樂劇最大特色之一。

 

當日表演後,所有觀賞者都說小朋友的演出十分「犀利」,肯定了小朋友的努力。「經過拍手讚賞的小朋友都不一樣,他們對自己會有不同的要求,下次更有膽量去嘗試其他東西。」演出令整個英語老師團隊、學生,甚至乎家長,都更有凝聚力。「大家都不相信,如此低成本的製作,竟可這樣出色﹗」

其後學校25週年,全校動員再接再厲,由陳校長再次親自撰寫新劇《The Blessings》,參與演出的學生人數更多達270人﹗「劇中有十多個主角,加上double casting,就有廿多個同學當主角。」此劇先後曾作五場慈善演出,分別為「黑暗中對話基金會」及「護苗基金」籌募善款,在鼓勵學生學習英語之外,更多一重意義。

 

「學生問我,可不可以不走……」

開心好玩的課堂與活動,固然是Happy School的要素,但陳校長一再強調,愉快校園的精髓在於人與人的關係。「我自己作為校長,要令同事開心,在工作中找到滿足感,看見勤力會有成果。同時,管理層也會關心老師的需要,多去體諒。老師開心,自然在班房中會笑,也更懂得關愛學生。」她說,「一間開心的學校,不是表面大家『識笑』那麼簡單,內裏有關係營造、工作意識、學習意義,這才是Happy School!」 

師生關係的營造,從珍惜學生天真稚嫩的心靈開始。「曾有一位家長告訴我,她的女兒5年級,在家寫周記時忽然哭了,問她為甚麼哭,她說﹕『哥哥5年級時,陳校長跟他們一起去交流,今年我5年級了,但校長卻有事不能同行,我等了那麼久,以為校長會一起去,但校長有事去不到……』」小女孩對校長的心意,校長珍而重之。為了好好「補償」傷心小女孩,她那屆畢業營時,陳校長特意於營地留宿。「平時我會『探班』,那次我卻『留過夜』。」


^今年開放日,是陳校長在靈糧小學的最後一個開放日。當日她所到之處,都有大群學生、家長停下來擁著她合照、傾談。

 

如此深刻的感情,陳校長坦言,離開靈糧,轉任英華校長,是個不容易的決定。「好不捨得,真的很不捨得……」她說,「學生每天都問我,可不可以不走……」

「但是人是要進步、要接受挑戰的。」就像她對Happy School的理念一樣,快樂是來自接受挑戰,從而得到滿足感,為此她毅然決定離開安舒區,讓自己的教育事業展開新一頁。「在我能力還許可下,再去接受挑戰,或許亦是一個好榜樣,告訴我的學生,不要怕挑戰﹗」


^即將離任,陳校長有甚麼說話跟靈糧的師生說呢?「我很愛鍚他們,這個是不會變的,即使我離開靈糧,也會不忘記,這裏有一群我很愛的同事、學生……」語畢,校長一雙眼睛紅了,而記者身旁有一位老師,眼淚更奪匡而出。不知道未來幾個月,還有多少靈糧師生要掉淚呢?

 

採訪﹕陳淑安

攝錄﹕Monique Ng

剪片: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