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爸媽Junior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01683

產前產後 March 14, 2019

【黃詠詩】坐月的煉獄

朋友坐月,不要前往探望,真的。

真的,有很多人很天真地以為,產婦坐月,真的是「齋坐」的。

包括我。

天真成怎樣?臨生魔嬰前,我特意跑去買了衣車,布料和毛冷鈎針,妄想在坐月期間可以好好造小衣服給阿女,誰知⋯⋯

在陪月姐姐還在幫忙時,餵人奶已忙到連洗面梳頭的時間都沒有了。

咬著牙簽劃著手機的男人,喜歡隨口問:扯~餵人奶之嘛,很花時間嗎?

是!很花!無知的人類!你聽好!餵人奶要超!級!燒!時!間!的!

首先,魔嬰會由零突然哭到崩盤似的,母親無論在做什麼都要像Superman般邊「摵開」衣服邊衝入房⋯⋯你還要求神拜佛魔嬰不是又餓又「瀨到周身屎」,否則你就要先換片才能餵奶;信我,魔嬰會一直嚎哭直到咬到你的乳頭為止,他的哭聲會在換尿片期間「直接」把你迫瘋。

好了魔嬰咬到乳頭終於冷靜下來,惡夢才剛剛開始;每邊乳房要啜20分鐘;餵完一邊要掃風(因為傳說魔嬰入風吐奶吸了入肺會直接歸西阿們),又20分鐘;再餵另一邊乳房,再20分鐘;第二次掃風,又20分鐘⋯⋯

對,就這樣燒了4次20分鐘,差不多一個半小時!

你以為完了嗎?還沒,魔嬰吃完睡了,媽媽就要跑去揼奶機將剩下的奶揼出來,確保身體製造一定份量的人奶;花半小時揼完了,才有時間吃陪月姐姐煮好的午餐。

飯,通常是吃不完的,因為魔嬰又光速餓哭了。然後整個循環再來一次,每天起碼進行六次。

期間還要處理魔嬰哭鬧和便便尿尿,⋯⋯陪月姐姐就幫忙替魔嬰洗澡和洗衣服,好讓我可以休息一下。

倒楣的時候還要處理乳腺堵塞的問題,我試過兩次,乳房碰一碰都痛到癲。怎樣痛都還要按摩,怎樣痛都要繼續讓魔嬰吸啜⋯⋯這個時候我腦海中響起某朋友曾好大聲地說「我沒餵人奶咪攪我!」,心想也不無道理。

我餵了兩個月,就是陪月姐姐離任後,我還捱了個多月;陪月走了後,我這隻「乳牛」,就不只是當「乳牛」了;替魔嬰洗澡洗衣服洗奶樽買奶粉買尿布買菜煮飯洗碗洗地⋯⋯

一切的工作要光速進行,一旦停下,後面的工作便火速堆積起來。累,已經形容不到那種感覺,用英文表達,就是Burn out。Burn到行屍走肉,面無表情。

所以朋友來探BB,並不會看到母慈子孝的畫面,只會看到頭也沒梳,不接地氣的頹廢婦人,BB一哭便神經質地抱起BB入房,然後⋯⋯再~沒~有~出~來~了⋯⋯作為人客,也不知「走唔走好」⋯⋯

可能處理家務已太大壓力,因此,兩個月後,我一開始寫稿,奶量直線插水;原來寫稿的「沸騰」狀態是對人奶媽媽來說是太大壓力了。就這樣,我的乳牛生涯就急急煞停。

有位資深劇場阿叔級導演,問我有沒有餵人奶,我說餵了兩個月就沒餵了,因為呢⋯⋯我還沒說完,他就好隨意地說:「咁唔得架喎,要餵半年架喎⋯⋯」

Come On!你何德何能在我面前充育嬰權威?!我立即大叫:「而家我特登唔餵架咩?!我想無奶架咩?!你知嘜呀?!你知嘜呀?!」

我突如奇來的海嘯級「母勁」相信嚇到阿叔連腎臟都抖了一抖,以後不敢再在我面前充當育嬰專家了。

 

作者:黃詠詩 (香港著名舞台劇演員 / 編劇)

文章摘自作者的「胎Story 」筆記

獲作者授權轉載:黃詠詩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