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01965

親子新聞 March 15, 2019

【羅潔儀】謹慎責任

上周三,一名小學女教師懷疑受校長壓逼,投訴無門而在校園內墮樓身亡。現時真相未明,但市民無不感到既憤怒又惋惜難過。事後,有不少人向我查詢,假若老師因校內管理和人事問題,或因工作量過多而患上抑鬱症,是否可以索償呢?

首先,在侵權法當中,僱主對員工須負上「謹慎責任」,而此責任包括要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及系統。老師是學校的員工,如學校違反此「謹慎責任」,即老師因學校的疏忽而受到身體上或精神上的傷害,都可以要求學校賠償。但是,現實上要提告絕不容易,事關人身傷亡案件的舉證責任原告人身上,因此老師要證明學校是合理地預期到,其向老師施加的壓逼或不合理待遇,會導致老師受到精神傷害,這才會構成疏忽。

然而,上司壓迫下屬很多時是從言語、工作量或不合理的批評着手,很少留下確實證據。而且,究竟上司對下屬作出何等程度的要求才算是不合理呢?而精神傷害很多時都是經由長年累月的壓逼所致,要證明因果關係也絕不容易。另外,受害人因抑鬱症關係,要把受欺壓過程的始末述說已不容易,更遑論要承受與學校打官司的壓力。再加上其他老師為保飯碗,或擔心影響日後升遷,亦大多不願作證。要狀告學校是此如的關卡重重,難怪大部份受害人最終還是決定放棄提出訴訟!

筆者認為,公司管理不善自會被市場淘汰。但學校卻是作育英才的地方,如果校長與老師之間都不存在半點理解、信任和尊重,又如何會教導出有正面人生價值觀的下一代?

 

作者︰羅潔儀

網上圖片

頭條日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