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本地升學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24330

教育時事 May 24, 2019

【鮮魚行學校】創校五十載 盼遷新校舍助基層

曾兩度在「殺校」邊緣徘徊的鮮魚行學校,為慶祝今年創校五十年,下月將舉行開放日及校慶晚宴,讓校友聚首慶祝。創校校長兼校監麥思華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該校創辦時已一波三折,曾因經費問題停止建校,適逢當時津貼小學興起,才由私小轉為津校,至今服務基層達半世紀。現任校長施志勁表示,期望未來可遷校或重建校舍,讓學生有更多活動空間,服務更多基層學生。

位於大角嘴的鮮魚行學校,在一九六九年開校,至今服務區內基層學生已達半世紀。今年該校慶祝創辦五十年,早前舉辦了多項活動,包括陸運會、慈善步行活動、金禧圖書匯演等等;此外,六月二十五日將舉行開放日,同日晚上舉行校慶晚宴,邀請歷屆校友出席,讓大家跟舊同學、老師、校長等聚舊話當年,感謝母校的培育。

提到鮮魚行學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兩次瀕臨殺校,結果家校成功護校的經歷,以及前校長梁紀昌贈午餐肉獎勵學生的故事。原來,鮮魚行學校創校過程同樣曲折。現年八十五歲的創校校長兼校監麥思華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該校辦學團體港九鮮魚行總會,因重視教育,早於上世紀二十年代興辦兩所義學,直至日本佔領香港才停辦。一九四五年香港光復,該會在西營盤買了一幢唐樓,正式創辦私立的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一小學,對象最初是會員子女,讓他們讀書識字。

「我們前輩的前輩,有些幾乎是文盲,他們都是捱出來的,有些要做苦力,所以他們認為子女一定要受教育,故辦學對象最初是會員子女,後來才擴展至招收基層小朋友。」麥思華坦言,自己也是「賣魚仔」,父母、姊姊都是賣魚,不過他當時「嫌污糟」,沒有繼承父業,長大後才去教書,由於父親是港九鮮魚行總會成員,所以他亦可以入會,其後因有教學經驗,被會內前輩安排做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二小學,即現在鮮魚行學校的復建工作。

麥思華表示,在五十年代中期,政府為鼓勵社團辦學,曾免費撥地予社團建校,而港九鮮魚行總會當時申請撥地辦第二小學,在五九年獲批地皮,並籌款建校,可是後來會中數名首長相繼過世,籌備工作因而停頓,建校經費也不夠,地盤打了樁後,足足停工兩年。適逢當時政府擴展津貼小學,於是港九鮮魚行總會決定由籌辦私立小學,改為申請做津貼小學,並由會方和政府各出資二十萬元,加上政府免息貸款,解決財困,才可繼續建校,成為該區第二所津貼小學。

麥思華說,當年他負責撰寫申辦津貼學校的計畫書時,已提出該校的辦學目的,是為區內基層兒童提供教育,宗旨至今未變;至於當時屬私立模式的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一小學,則由於當時津貼小學的興起,因此選擇結束辦學,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二小學也正式命名為鮮魚行學校,並由當時三十多歲的麥思華擔任創校校長,直至一九九五年退休,才轉做校董會主席、校監等工作,繼續與鮮魚行學校同行。

提到二〇〇四和二〇〇七年的殺校危機,最後安然過渡,麥思華表示校外人認為該校很了不起,可以通過特別視學、辦私立小一等方法渡過危機,但他坦言私下曾跟友人表示,這並非值得炫耀,「殺校跟球隊降級差不多,護校就等於球隊要護級,為何要護級?就是聯賽成績不好!而且還要護兩次!」他感激市民一直支持,老師和辦學團體的協助,但內心認為這始終不算好成績,因此要繼續努力,也期望在現任校長施志勁帶領下,學校可與時並進,有更多新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