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本地升學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31345

教育時事 June 17, 2019

【罷課爭議再捲學界】校長急商應變方案

走入六一二的金鐘集會現場,不難發現千禧後參與其中,年輕學生上街激起罷課爭議,亦逼使學校嚴陣以待,緊急開會商討應變方案。有資深校長坦言,今次事件急劇演變,處理難度比起五年前佔中更難。外界關注學生罷課離校上街,惟教師坦言,中學正值考試期,學生試後集會,校方未必得知上街人數。警民衝擊令學生情緒有影響,學界近日忙於跟進回應事件的靜坐、派白絲帶、祈禱會等行動。前綫有感,校園跟社會議題的關係已難分割,有逼切需要增加教師就群眾活動後的輔導、應變技巧。 

六月九日民陣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後,午夜後有逾百名示威者試圖衝擊立法會,當中更不乏年輕面孔。這場警民衝突激起學界警號,單單一天的情勢已超乎中學學校管理層所料,驅使他們緊急洽商後續應對措施,如有學校經高層討論後發通告,表明學生罷課須獲家長同意及回校自修;有的決定安排補考,但亦因而被指鼓吹學生上街;另有些學校強調不支持罷課,不設補考等安排。

資深校長:緊張又迷茫

港島一所中學的盧校長(化名)不諱言,今次法案修訂的集會,由六月九日大型遊行,演變成上周三的大規模騷亂,不過短短數天的時間,而學界就罷課的討論,亦比起一四年佔中前的應變時間更短,不少校長和老師看着新聞報道,均感措手不及,「今次不是預早講,並非慢慢罷課,大家都說情況複雜得多,不是上課時間未必有足夠時間討論,若說佔中的處理難度有六分,今次則有九分,連我做校長多年也覺得很緊張又有點迷茫。」

盧校長於六月九日留意到午夜的衝突後,隨即可推算學生情緒或受牽動,故當晚即時於老師通訊群組簡單討論,又在翌日早上跟老師提早回校,急開會議商討跟進事宜,「教協尚未出聲,我們都料到學生周三必有罷課討論,學校校本需有措施應對,周一已經出了家長信,而老師也於考試期間謹守崗位。」以他於校長群組的訊息所見,四分一的校長於六月九日遊行前已有預警方案,其餘的校長獲提示後,亦隨即加快啟動應急機制。

考試早放 有學生現身金鐘

中學教師陳老師(化名)指,其校高層亦於六月九日晚上有緊急短訊會議,翌日有家長信表明尊重學生思考,若有意罷課必須獲家長同意及簽署家長信才可請假,校方又發電郵講明立場,指示老師留意自己的身分,避免表達太多立場,影響讓孩子有行動傾向。他知悉,其校有少量學生曾前往立法會外,並待在遠離警方封鎖綫的中學生專區,有部分老師同場也源於有感需要照顧自己參加集會的學生。

上周三的示威場合既有已放暑假的大學生,亦有「千禧後」出現,部分人更身穿校服現身,外界把問題歸咎於教協鼓吹學生參與罷課,惟任教高中生的張老師(化名)留意到,全港多數中學為考試期,有不少學生並非罷課,而是於考試早放、當天毋須應試的情況下,相約同學或由家長親自陪同上街,故校方未必得知有哪些學生外出參與集會,「除非老師跟個別學生相熟,私下有聯絡了解,否則學校很難管束孩子課後到哪去了,不會有一個正式數字。」

校內祈禱會 默許學生派絲帶

六一二包圍立法會的示威,最終以警方武力驅散作結,流血事件讓學生紛紛想辦法於校內表達關注。喇沙書院上周五早上有學生發起第二次靜坐,而在陳老師任教的中學,上周四考試前也有百多名學生在校內靜坐,事前發起人有跟校方溝通,亦提交了參加名單,以便學校跟進,許多老師又提早回校,留意是否有學生出現較強烈的情緒反應,「學校劃出有蓋操場的位置給他們,參加的學生回到學校自己找位坐,其餘的人則回課室繼續溫習備試。」

「這件事並非強制壓下就可以完,學生心裏還是有感受的,我們作為老師,也承諾試後會抽時間跟學生再作討論,讓他們發表意見。」陳老師知悉,學校除有計畫跟學生就此安排試後活動,亦有學校安排祈禱會,默許學生派白絲帶,以平和手法表達關心。盧校長直言,學生從電視、報章或社交平台上看到衝突的流血相片或影片,或多或少都會感到不開心,當下教師最需要處理好這個問題。

獅子會中學校長林日豐認同,學生可能有需要社工、教育心理學家等專家輔導,當前社會氣氛急劇惡化,為校長帶來考驗,尤其是於五年前佔中事件尚未上任的新校長,他們所面對的挑戰更多,故需於校長群組請教意見,「這件事有一定難度,因我們須顧及家長及辦學團體的觀感,但相信大家都同意以保護學校和學生為最大原則,同時也有責任回應學生需要。」

近年社會議題跟校園的關係愈趨緊密,前綫老師皆感不能避免,部分校長則感被學生、家長牽着走,當下本港的大氣候已難容學界置身事外。林日豐認為,校方可趁此機會深化教育,做好公民教育。

社會議題跟校園愈趨緊密

張老師則指,再次發生大型衝突正好揭示學界須就此裝備更多,前綫教師從沒獲得跟進社會事件的師訓指導,譬如可加強輔導、應變技巧,「價值觀、立場的問題難有一套相同標準,我們需要學的不是游說,而是既知學生的想法很難禁制,老師至少要知道他們激動時怎樣有技巧地使其冷靜下來;前綫老師亦期望群眾活動發生時,應變團隊會有更好準備,懂得不同崗位如何分工合作。」

 

記者 李卓穎

星島日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