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本地升學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42937

教育點評 July 31, 2019

【打破虎媽狀元迷思】追趕創科大潮流

^ 香港考試狀元際遇其實比滿清皇朝的真正狀元為差,今天受傳統教育訓練的普通大學畢業生,躋身精英層更不可能。

 


^《讀史論知人》;作者︰張建雄;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售價︰$88

 

作者張建雄是資深銀行家、知名專欄作家,本書是他「讀史」系列的第四本,以時代觀點,閱讀中國縱橫五千年,並點評歷史人物。

能夠結合現代思維與歷史智慧,寫出連篇精簡而言之有物的文章,除了學問之外,還需要有相當的人生觀察,以及對事物的通透了解。難得這位讀MBA、做Banker的作者,跨界到歷史領域做研究,總結出淺白易明的做人做事指南,讓我不用翻閱古籍原著之「不可能任務」,便可受教得益,我非常感恩。

錢穆警世觀點

原來作者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受創辦人兼歷史學家錢穆教化影響,難怪他世事洞明,文筆練達。書中他敘述不少錢穆在新亞書院的往事,重溫大師昔日之言,對比今天香港年輕一代的遭遇,實教我刻骨銘心。錢穆為書院立下學規︰一、求學與做人,齊頭並進。二、完成自己人格。三、憑學業與人格來貢獻於你敬愛的國家與民族、人類與文化。作者解釋:「敬與愛是錢穆一直強調的,人生的最高滿足,不在於錦衣玉食、家財萬貫,而『在享受到人心的愛與敬』。」錢穆歎息:「新生代青年」的精神世界沒有成長,形成「有理想沒方向,有個性沒有主見,有學歷沒學問,有知識沒文化」補救之道,唯有敬愛。錢穆看透了每個「新生代青年」的最大煩惱,可是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家長一直專注功利,少提「人格」的訓練——不論任何環境條件都可以做一個理想的完人。敬愛之道為人忽略,公開考試狀元卻年年月月被各界吹捧,作者對此不表同意。「虎媽們以為兒子中了狀元就一切大好,歷史記錄卻非如此,狀元們除了個別外,仕途都很一般,且不說因健康問題夭折以外,如何應付沒有中狀元的長官的嫉妒和排斥,就如當年美資銀行突然要請長春藤大學畢業生來當練習生,不到一年就全部被當地經理們逼走了。」

作者列舉了一個權威統計數字,打破大家的狀元迷思。「滿清之世,一百一十四個狀元,只有八個能當上軍機處大臣或行走,只是7%之微,這八人中,逢到機遇而能有作為兼善終的只有王傑一人(1%)。」堪稱學霸中的學霸,科舉試場有「連中三元的狀元」,即是解元、會元、狀元,用今天制度說,小學會考、中學會考和大學畢業試都考了總第一名。清朝只出過兩位連中三元的狀元,還有一位元狀元,可是三位超級學霸都無緣進入核心高層的軍機處,「最高職位也是從二品的內閣學士,就行人止步了,算是無甚作為的,也沒有留下甚麼重要的學術作品。」

香港人一貫滿清思想,「每到考試放榜之際,人們就喜歡談狀元,其實中學時代考試拿到幾個A又算甚麼,讀到博士後,拿到諾貝爾獎,那又怎樣?」其實真不算得上甚麼,諾貝爾物理學得主丁肇中一針見血︰「第一名是了解別人以前做過的事情」、「考試往往是考自己有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