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47340

閱讀學習 August 13, 2019

【生命感染生命】從頑皮學生到為人師表 池少翀感激中學老師助找人生路

每個學生都有迷茫的時候,每天除了準時返學上堂、放學回家做功課之外,似乎沒有其他具意義的事可以做。讀書究竟為了甚麼?未來人生會是怎樣?既然未有答案,唯有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現任中學老師池少翀(池Sir)對以上一番話很有感受,中學時代他是個無所事事的頑皮學生,終日在學校搗蛋。多得訓導老師的同行與陪伴,令他找到人生方向,立志要執起教鞭,將昔日從老師身上學到的東西感染現在處於迷茫的學生。

中學時代顧住玩

作為家中獨子的池Sir,學生時代很少跟家人溝通,上堂經常搗蛋以至被老師罰企。有次被訓導老師逮個正著,被罰後開始跟老師傾談。「那時才發現,跟老師交談原來很開心,我十分享受整個過程!」自此,無論開心與否,池Sir都會趁小息、放學時間找老師談天。

放棄「光環」立志做老師

中五會考那年,因為之前無心向學,成績不理想,慶幸可以在原校重讀中五,為池Sir帶來人生轉捩點。「人大了,開始問自己是否繼續這樣漫無目的生活下去,突然想起身邊的老師對我不離不棄,很想一日成為人家的老師,於是發奮起來讀書。」池Sir不單由屋村中學考入科技大學,畢業時更以一級榮譽成績獲醫學院取錄成為博士研究生。一心想做老師的池Sir,做着一份人家眼中「戴著光環」的工作,卻一點也不享受,當上研究生半年,池Sir決定放棄。

父母反對放棄研究生工作

「每日起身返工不知為甚麼,完全沒有動力及衝勁,做了3、4個月後跟家人分享不愉快心情,可惜他們並不理解我內心感受,那種苦只有自己知。」池Sir認為源於跟父母少交談所致,「做父母的,聆聽子女的想法很重要,他們未必出於一時衝動,可能經過心思熟慮。」即使身邊滿是反對聲音,池Sir仍然堅持己見,「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心裡的確有點痛,但他們沒有阻撓我,反而放手讓我去試,我更要告訴他們,這個決定不是出於任性或一時衝動,我會做出成績來。」

由職業輔導到生涯規劃

半途出家的池Sir由生物科老師做起,後來加入升學及就業組做輔導工作,一做就做了10年,「一直擔任提供資訊的角色,例如JUPAS、IVE收生資格如何,直至接觸到「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CLAP)生涯規劃的概念,才發現老師可以陪伴學生尋找自己的目標,然後再出發。」池Sir認為「生涯規劃」正正是和他立志做老師的初心不謀而合,因此全情投入這個「生命感染生命」的工作。

陪伴被動學生主動踏出第一步

池Sir說,不少教育工作者都鼓勵學生落場去跑去試,但落場後,學生根本不知向哪方向跑,因此讓他們認清目的地十分重要,否則亂跑一通只是花時間、花氣力。不過,池Sir眼前最多的是處於被動、連場邊都未靠近的學生。「曾經認識一個學生,她從沒有參加校內任何一個興趣班,為人較文靜,上堂亦沒精打采,在班內接近隱形。」池Sir決定幫同學一把,花上一段時間交談,同學終於「擠牙膏」式透露自己喜歡剪片、拍片等工作。「我希望她能踏出第一步,於是鼓勵她參加由CLAP安排、為期多日有關影片製作的工作坊。之後,果然看到她轉變,笑容明顯多了。在剛過去的中五下學期,她告訴我想參加校內匯演做幕前演出,看來她已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

放下老師身份與學生一起探索

另一個例子,是一個成績平平,中文較弱,但很喜歡海洋生物的學生,他曾提議在校內飼養海水魚,礙於池Sir沒有該方面經驗,亦沒有信心作指導,於是斷言拒絕學生的請求。池Sir回家反思:「既然自己不懂,為何不跟學生一起去學習?」就這樣,他與學生一起參加海洋公園舉辦的「馬蹄蟹校園保母計劃」,名義上由他帶隊,其實一起上堂、一起面對失敗、一起尋找解決方法。「老師給人感覺高高在上,但不代表所有東西都認識,其實只要放下身份,跟學生一齊探索,不但可以一起吸收知識,更可做到真正的『陪伴』。」


▲為了學習飼養海水魚,池Sir跟學生一起上堂吸收新知識。


▲學校兩缸海水魚由池Sir及學生一起負責,他直言經過很多失敗及嘗試才出現今天的成果。


▲池Sir感謝「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為學生安排不同活動,讓他們找到自己未來方向。

池Sir與學生同行,安排不同活動讓他們認識自己,過程中給予鼓勵與支持,協助學生計劃未來每一步,這個陪伴角色,比起純粹資訊傳遞來得更有意義、更重要。

想了解更多有關生涯規劃的資訊,立刻登入 https://www.clapforyouth.org.hk/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