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本地升學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471219

教育時事 October 21, 2019

【施政報告】到校支援SEN童加碼 幼師工作重擔添壓

上周《施政報告》中,提及未來三年,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的名額將逐漸加碼到一萬個,以達至學前康復服務「零輪候」的目標。計劃自去年恆常化以來,名額增幅三級跳,但有教育界稱,隊伍到校支援還須幼師後續跟進各項進度,與隊伍及家長溝通銜接、額外編撰教材等工夫,仍要現職老師一腳踢完成。計劃名額提升,對SEN幼童而言或是一大喜訊,但現時幼教界普遍未有專責人手統籌學童特殊教育需要,幼師工作重擔勢將百上加斤。 

本港特殊需要學童的學前服務嚴重不足,支援需求殷切。政府則在2015年,推行名額約三千個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畫」,讓正在輪候服務的SEN幼童可以在校內獲得專業團隊,例如言語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心理學家等各種小組或單對單的針對性訓練。

計劃在去年恆常化後,政府不僅在月初將計劃名額由五千加到七千,在上周發表的《施政報告》,更宣布將計劃再加碼,將在未來三個學年、每年再增加一千個名額,計劃前後合共提供一萬個名額。勞福局局長羅致光便稱,希望在今屆任期內做到「零輪候」的目標。

計劃在恆常化的兩年內,名額「三級跳」,雖然坊間普遍反應正面,但教育團體、教聯會曾表示擔心,稱現時幼師在少空堂的情況下,難以騰出額外時間和到校專業隊伍溝通,或作出課程調適。

^2019施政報告相關措施記者會: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左)

人手不變 額外寫報告教材

身兼荃灣商會朱昌幼稚園校長的教聯會副主席林翠玲表示,雖然名額增加對SEN幼兒有明顯幫助、有助縮短服務輪候時間,但額外的行政工作,在人手無增加的情況下,無形中大添老師壓力,「除了隊伍到訪支援外,老師要一路觀察小朋友的訓練進展,並且撰寫觀察報告。而且針對SEN幼兒的教程,老師也要在本身的工作上,以額外時間再作處理。」

上水培幼幼稚園校監蔡雯兒引述相熟校長稱,現時每隊到校隊伍並非專責一所學校,「因為到校專家普遍的停留時間很短,而且一隊隊伍通常要負責十多所學校的個別學生訓練。」若專家在訓練過後,需要個別後續支援的教材,受時間倉卒所限,編寫訓練教材的額外擔子,有時便變相落在老師身上。

林翠玲則以其學校為例,現時到校隊伍每星期來一至兩日、每次用約一小時來協助每名有需要的SEN幼童。通常隊伍在到校訓練過後,需要和老師作課後溝通,但實際往往可能推遲到夜晚才能以電話溝通,「可以預視隊伍到校密度將來提高後,若編制依舊,幼師可能連十至二十分鐘的空堂時間也要用來處理相關事務,變相更加『無得唞』。」

言語訓練須備隔音地方

雖然有專職人員到校協助SEN幼童,但粉嶺神召會幼稚園校長王小鳳指,幼師角色猶如個案經理,不可或缺,「若專家提供單對單服務、或為學童提供一些家居訓練,老師要緊密與家長及隊伍聯繫跟進,日常教學也需要老師密集而穩定地介入。」

但王小鳳稱,現時幼稚園普遍並未如中小學般,編制上有俗稱「SENCo」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專責統籌校內學生特殊教育需要,所以通常要學校主任或老師身兼幾職,個別處理。隨着近年個案種類及人數增加,學校承載力有限,她稱增加額外人手,SEN支援長遠才能承先啟後,「既然當局都大幅增加了名額,在幼稚園多做一步,才是對教育負責任。」

除了幼稚園人手外,場地不足也是進行服務的另一限制。有份提供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的協康會,其行政總裁歐陽偉康以到校為幼童進行言語治療為例,指出治療師進行訓練時,需要安靜及隔音的地方。但現時他觀察到,即使有校長或主任借出房間,亦未能完全收效,治療師唯有將幼童帶去角落、甚至帶到其他中心訓練,變相減低到校服務的便利性。

歐陽偉康稱,在理想中,小型訓練主要應在校園進行,但幼稚園面積普遍不寬敞,更遑論放置常用的物理治療器具,在校內支援訓練,「所以隊伍同事每次出行,唯有以的士及行李箱,一車車來回運送教具。」他苦笑。

每次到校行李箱運送教具

到校隊伍若需要進行遊戲或相關訓練,普遍需要另闢場地。但現時幼稚園空間有限制,王小鳳稱,自己學校因為位處教會內,才免卻了「借位難」的問題,安排訓練在教會室內進行。林翠玲則稱,校方唯有一地多用,將訓練時間與學校上課時間錯開,「如果學生在上午上課,便要將訓練主力安排到下午。」

增加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可謂一闊三大,歐陽偉康則總結,政府在增加名額縮短輪候時間的同時,應長遠在幼稚園的空間規劃、安排專責教師、以及未來專職醫療人手規劃上着墨,才能真正全面兼顧SEN幼童日漸增加的支援需要。

記者:陳琬蓉

經星島日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