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廿四孝熱話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508446

閱讀學習 February 21, 2020

【黃秉華】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 STEM視窗

西方發達國家發展至今,已經有力不從心之感,日前德國舉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大會主題是一個新名詞「西方失效」(Westlessness),令它們更焦慮的是冒起了中國這個對手,因為中國完全行自己的一套,無論經濟社會抑或政治都不是西方的,這怎麼可能呢?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走過很多曲折路,終於取得成就,照理這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研究(case study),不過,西方多年來只是以懷疑角度看中國,西方制度之不力,反而沒有認真檢討,甚至對中國的態度日趨情緒化。

原因何在?我想是與三十年前美國學者福山寫的一本經典之作有關,這就是一九九二年出版的《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不過,福山於一九八八年蘇聯解體前就提出他的「歷史終結」理論,既開講座又在學術期刊寫文章,宣稱人類歷史發展到現階段,意識形態之爭已經完結,自由民主政制將會成為永久的勝利者,人類政府的終極形式。果然,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就倒了,蘇聯解體象徵「歷史終結」之言成真。福山成為大紅人之餘,理論更加深入民間。也許「歷史終結」的印象太深,直到中國冒起來,西方還是以福山一家之言為審視世界的標準,中國這個特殊國家被「特事特辦」,圈出正常合理範疇之外。

在福山大作推出這一年,正是互聯網開始普及發展,超級高速公路開始運行之時,互聯網改變了經濟政治的生態環境,中國率先看出這是一個突破機會,於是動用國家力量推動網絡普及,互聯網人口很快超前成為世界第一,數字鴻溝填平了。到了移動通訊時代,中國又適時地發力,全國遍設基站,很多未出過大城市的偏遠山區孩子,通過手機、平板電腦學習也可以成為資優生,為中國科技日後發展提供了人才。此外,鄉間的經濟問題也因為電子商務的盛行,解決了農民就業創富難題。為甚麼西方沒有這方面的進度與成就?因為西方奉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電訊商以盈利為本,鄉郊偏遠之地上網困難,移動通訊人口、基礎建設不足,令歐美國家在5G時代開始落後於中國。

中國成功其實很簡單,在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機制下,同時設有一個國家權威調控的雙軌制,這是西方國家沒有的。福山後來見到中國的「奇迹」,提出他的疑問,這就是有名的「福山之問」,但他擺脫不了只看中國短板的偏見,中國的成就變成世紀懸案,如推理小說般難以想像。一件簡單明白的事被看成如此複雜矛盾,究竟誰的損失更大?反正不會是中國,我們大可以放心。

 

作者:黃秉華

圖片:Amazon

其他文章:

【黃秉華】疫情是怎樣來的,我們要好好說給孩子聽

【黃秉華】停課了!不妨在家中利用科學技巧增進學習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