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爸媽Junior文章打印

來自網址: http://www.ohpama.com/?p=84436

談育嬰 July 7, 2016

【王思慧】關於母乳,健康院沒說的二三事

公立醫院和健康院十分鼓勵產婦餵母乳。懷孕期間,我出席他們舉辦的多場母乳講座,聽過不少相關難題,例如奶量不足、家人施壓轉奶粉、初生時餵哺頻繁以至身心俱疲。澎湃的資訊令我很緊張,竟不止一次夢到自己因奶量不足,餵不飽孩子而情緒低落。

於是我告訴自己,既然餵母乳是最自然的事,那麼我亦應順其自然,不必抱「非餵不可」的心態。

原來那時,已在心裡埋下「不聽指引」的種子。

醫護人員給予的另一指引是:盡量不補餵奶粉。

問題是,我在產房經歷了二十小時十級陣痛,才把女兒誕下。產後我極需要休息,加上當時「未上奶」,因此首兩星期我都以奶粉補足,以免徒添壓力。

出院後,健康院姑娘敦促我們不要用奶泵,盡量「埋身餵」讓孩子學習吸啜。

這個指引,我同樣無法依從。對初餵母乳的我來說,奶泵非常有用。它讓我知道自己是否有充足供應,而在生產力較低的日子,可多泵一兩次,令身體接收到「請再多多生產」的訊息。泵出的母乳也可讓家人代勞餵奶,對剛生產、疲累不堪的媽媽來說十分重要。

至於「餵哺至少兩年」的指引,我也沒有跟從。

當女兒滿一歲,我漸漸發覺她依賴的主要是固體食物,母乳只是其「餐飲」。隨着她喝的母乳愈來愈少,我的製奶量亦大幅下降。

到她十四個月大,我感到這個時候停下來是自然不過的事(就像當初開始餵哺時那麼自然)。於是我將每天餵哺次數由三減至二,二減至一,再由一減至零,同時逐步增加餵固體的次數,為期大約四星期。這樣循序漸進地戒奶,媽媽既沒有乳脹,孩子亦不會若有所失,雙方都毫無痛楚。

健康院的指引,出發點都是善意的。然而,母親才是真正偎乾就濕照顧嬰兒的人。每個媽媽面對的困難都不同,有的確實奶量不夠,有的要上班無法持續,有的純粹承受不了餵哺的困身和體力透支。無論甚麼原因,選擇奶粉的媽媽與母乳媽媽都一樣愛孩子,一樣偉大。

而有幸餵了十四個月母乳的我,也自覺功德圓滿,是時候獎勵一下自己,重享有限度的丁點自由。

作者:王思慧

相關文章:【王思慧】辛苦但值得的英國之旅
     【王思慧】帶一歲孩子外遊 Chec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