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an Chen】美術學院的一道考題

2017-02-20


對於學醫讀Law才是王道的香港,香港學生學純藝術的不多。 因此,很多家長學生都不太知道,中國大陸其實神校不少,其中有兩家是專讀藝術的。一家是在杭州的中國美術學院;一家是北京的中央美術學院。前者在民國建立,從西湖藝專到新中國之後改名「浙江美術學院」,再到老江的外甥執掌之後改名「中國美術學院」,此校相當於音樂界的茱莉亞音樂學校,天才輩出。後者名為 中央,自然是政治產物。因此前者在專業認可上一直更勝一籌。

是此,每年中國美院這等神校的藝術考試自然引來無數「吐槽」( 大陸網絡詞語,意思是帶調侃意味的感概和疑問)。今年考試剛於上週二舉行,大陸網媒近日紛紛發表新鮮熱辣的評論 :「(考題)又不按套路出牌,難哭考生」。

何為「不按套路出牌」? 來看看中國畫專業考試的命題創作題目如下:

《尋南溪常道士》  唐· 劉長卿

一路經行走,莓苔見屐痕

白雲依靜渚,春草閉閒門

過雨看松色,隨山到水源

溪花與禪意,相對亦忘言

考試要求根據上述詩意,按照理解畫一張主體創作,要富有意境和想象力,還要抄錄全詩作爲題跋。

如此考法,先考了學生的語文(中文)能力,然後考學生對意境的闡述能力,最後還要求全詩題跋,順便考一考學生的書法水平。怪不得大部分考生無法應付,要麽拿背熟的山水畫充數,要麽就是畫了些樹和花鳥,聽説考完好多學生哭暈。

藝術一向無標準,設考,本來就有難度。中國美院這次的考題是希望在規定的考試形式中將藝術自由度最大化,從而挑選有天分有功底的學生,算是「良心」考題。

然而爲何那麽多學生哭暈呢?原因其實和香港學生去年搞不定DSE的作文題一樣。基礎學科的教育依然係填鴨式,大部分學生或失去讀書興趣,或是高分低水平的應試者,一跳出考題範圍,立即搞不清東南西北,更遑論領略詩中 「相對亦無言」那種空靈的美,從而作畫。比如,中文科本來應注重閲讀,大陸香港卻當都成語言工具課一樣,注重背誦和拆解所謂「 結構」及「中心思想」,令學生們失去對中文的真正理解,更何況要理解文中意境,從而上升到美學境界,確是有點難度。

一次藝術考試便讓我們再次看到中港兩地教育根深蒂固的弊病。還是這句話,望清醒的父母多鼓勵孩子閲讀,讀「雜」書,無論他們今後成爲藝術家、科學家、還是一個有通達思想的快樂普通人,都是從大量閲讀,融匯貫通而來,絕非學校灌輸, 切記。

作者:Lilian Chen

網上圖片

熱門文章

【幼小教育網上博覽】匯聚校長分享 解構升學問題
09-07
【20/21升小】男拔聖士提反加學費 女拔蔡繼有陳守仁凍結學費 全港75間直資私立小學學費一覽
09-24
【教育熱話】天虹小學奪啟德發展區新校地
09-24
【教育熱話】天虹小學奪啟德發展區新校地
09-24
【小一入學】只有10或15分?3個有效的選校方法│趙榮德
09-21

【嘉賓陣容鼎盛】《2020年全人發展論壇》 大談學生情緒支援、未來教育科技
2020-09-24
【恢復面授課】學生喜見「網友」爭拍照留念 家長盼盡快全日復課
2020-09-24
【教育熱話】天虹小學奪啟德發展區新校地
2020-09-24
【重返校園】中小學恢復面授課 學校嚴陣以待防疫 新生先適應後上堂
2020-09-23
【面對疫境】教學新日常(一)
2020-09-22
【網上教學】開學首周──視像教學的點滴(二)
2020-09-21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