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英家庭回流】尋找真正Happy School!

2017-05-27


 

哪間才是 Happy School?瀏覽面書各群組,這一直是近年最熱門的話題──不過,人人心中對「愉快學習」的定義也不同。

Katy的丈夫 Mike Brownnutt是英國人,於 2015年從奧地利回流香港,育有三名子女,七歲半長子去年在荃灣區一公認的Happy School讀小一,今年二月她已為兒子跨區轉往黃大仙區另一間。

如此轉折,是她跟在大學做研究的丈夫對兒童成長有認知,了解教育模式應該尊重兒童發展,學習、玩樂、作息有時……只是,現在有幾多學校,真正做到這種平衡?

 

奧地利幼兒教育概況

Katy是香港人,中學負笈英國,跟丈夫Mike同於英國Imperial College 畢業,三名子女,七歲半長子仲心(Joshua)、五歲半女兒頌韻(Sophie)和幼子仲仁(Benedikt)均在奧地利出生;現為全職媽媽的她,直言經濟條件未能負擔子女在國際學校讀書,而跟丈夫可以教到學術知識,更覺得小學階段,學校是讓兒童體驗「小社會」模式,學習與人溝通、解難能力,非將學術放在首位。

Joshua和Sophie在奧地利上過幼兒園,當地可讓家長揀全日或半日形式,屬三至六歲混齡教學:「我揀了半日。當地主張家長自己湊孩子,直至十一歲也是上半日學。」當地幼童將升上小學(六歲)前一年,每星期才有一堂(半小時)做工作紙,屬點線連結讓孩子學習模仿圖案的練習:「兒童望着黑板的圖字,再自己模仿畫寫出來,是需要學習,不是見到便懂得做,一定要有grid跟。」

孩子大概懂得寫自己名字,卻不用懂得串寫不同動物名稱。「孩子不會過早執筆寫字,喜歡繪畫便畫,多做感觀活動為主。」就算回流香港,她揀了活動教學為主的幼稚園,也是跟奧地利是迥然不同的模式。「他真的不慣寫字。奶奶在英國教小學,她說男孩大多不愛執筆,着我們不要太緊張,只要他的小肌肉配合,很自然便做到,遲一點也沒關係。」


去年一家回奧地利十天,哥哥Joshua(藍布後左一)每天也回昔日幼稚園玩耍。圖為學校家庭日表演,他連續表演了四天。


Katy說,一個人成就不是以學術成績論斷,更重要是與人的關係:「在香港讀書,沒有人會想 big picture──每科都要求學生做得好,其實,還有很多東西,像社交能力、解難更需要這段時間好好去學。」

 

密集時間表

Joshua第一間小學已是區內知名的Happy School,然而,當兒子上學不久,已令Katy與丈夫有疑問:究竟怎樣平衡課後的生活?

學校的時間表,早上術科連堂,每節三十分鐘,「這個年齡的孩子專注力大多廿分鐘,上半小時已經很難……」而下午看似「輕鬆」如視藝,音樂,體育堂均屬傳统科目,她認為下午時間該用來做功課,多做與同學合作的活動,像運動、手藝、棋藝或樂器,這樣才可是多元化學習。

她覺得學生在校可以「奔跑」的時間也少,這正是小學生最需要的運動量:「由七時半至放學回家四時半,大多時候在室內,這對兒童身心發展很有影響……上午的堂不斷輸入,根本沒時間給他們消化。奧地利的小朋友,八時半便上牀睡覺,就算幼稚園沒有午睡時間,因為有不同探索活動刺激,學校怎樣也會有半小時休息時間,讓他們聽音樂,做自己喜歡的事。」

上學一星期,她怎樣也不能編排到一個時間表,兒子回家後可以玩耍、做功課各一小時,並且準時八時半上牀睡覺。「若那一小時也做不完功課便不會做下去,回校告訴老師,他真的做不完功課,而老師的確很關愛,沒有責怪他。」

 
奧地利的夏天,Katy一家最常在戶外活動。


Katy的國際家庭,長子懂英、德語、廣東話,她的大嫂是西班牙人,四名侄兒是雙語,而Mike的母親是威爾斯人:「同枱食飯已有五種語言和不同文化,已經沒需要去國際學校。」

 

熱門文章

疫情消息|教育局放寬學生參與半日毋須除口罩活動 每天快測維持至6月下旬
05-19
直資中學 及 私立中學 名單及學費一覽
05-15
直資學校 | 38直資校擬上調學費 加幅介乎2%至7.7%
05-18
升小|2022學年官津小學「叩門」收生資料一覽
05-08
升小│叩門前必要作5項準備│趙榮德
05-13

內地升學 ︱84%受訪大學生認為大灣區事業發展機會具吸引力
2022-05-20
疫情消息|教育局放寬學生參與半日毋須除口罩活動 每天快測維持至6月下旬
2022-05-19
直資學校 | 38直資校擬上調學費 加幅介乎2%至7.7%
2022-05-18
教育熱話|中小學流失四千教師 創五年新高
2022-05-12
DSE|考評局指試題盡量貼近生活 讓考生活學活用
2022-05-10
滬江維多利亞學校| 以「農業監測項目」奪 太空 計劃最佳項目
2022-05-10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