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繪本之父:怎麼讓孩子愛上書?靠耳朵!

2015-03-01


松居直,日本“繪本之父”。日本出版學會會員、日本國際兒童評議會(JBBY)理事、聯合國教科文亞洲文化中心評議員、中日兒童文學美術交流中心副會長。
松居直著有《幸福的種子》、《什麼叫圖畫書》、《看圖畫書的眼睛》、《圖畫書時代》、《到圖畫書的森林中去散步》等著作。他的核心觀點是:故事是連接親子關係的最好紐帶。今天,樂爸來分享他的一個重要演講。

怎麼讓孩子喜歡書靠耳朵

這是泰國曼谷的奇拉崙昆大學邀我講課時的題目。那時,大學方面給我提了個問題,這個問題是:怎樣使兒童喜歡書——是靠文字呢?還是靠畫?
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靠耳朵。

我認為,在兒童讀書方面,用耳朵聽語言的體驗是最重要的。關於這一點,只要想一想我們是怎樣將語言變成自身的東西,是怎樣掌握語言的,就可以明白了。

在考慮兒童讀書問題時,我們要認識到兒童在嬰幼儿期有沒有豐富的用耳朵聽語言的體驗是非常重要的。在學會讀文字之前,沒有豐富的用耳朵聽本國語言的體驗是不行的。如果這方面的體驗貧乏,將對孩子日後的學習能力、讀書能力、思考力和集中力有很大的影響。

我認為,語言不是知識,語言是一種與人的身心有更深切關係的東西。而且,語言這東西是眼睛所看不見的。用看不見的語言,創造出眼睛看得見的世界,我認為這種體驗即是讀書。

講故事給孩子帶來的獨特體驗

親自給孩子講故事,這種體驗對今天的孩子來說特別重要。

在這影視時代,最重要的是孩子身邊的人跟他們說話,或是給他們讀書。不是讓孩子自己讀書,而是大人讀書給孩子聽。有了這種用耳聽語言的體驗,而後孩子又學會讀文字,並通過文字進入語言的世界,體會其中的樂趣。

孩子們現在在日常生活中從電視上聽到的語言能叫做語言嗎?是聲音,從電視上聽聲音,看圖像。我認為,實際上,從生理學的角度來看,電視上聽到的語言不能算是語言,恐怕只能算是聲響。

我在大學裡給學生們講課,我常問他們對小時候看過的電視的記憶,舉例來說,講一部叫《班比》的迪斯尼電影,那是一部動畫片。當我問起他們記得什麼時,他們說,記得的是場面,是景物,是畫面,有這樣的畫面,那樣的畫面。

而對班比和父親之間有什麼對話,說了些什麼,卻毫無印象。雖然他們知道故事的梗概,但是其中特別重要的語言,卻沒有在這些大學生心中留下印象。

我認為,看電視,看視頻,不是語言體驗。為什麼呢?因為電視機是機械,而人的嗓音中是包含著感情的,說話人、講故事人的感情。人與人講話是語言的基本關係,基本體驗。

常給兩三歲的幼兒讀圖畫書,他們會把整本書記下來,那種記法,是把文章一字不差地記下來。我身邊也有這樣的孩子,我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只是在大人看來,孩子把文章一字不差地記住是令人驚奇的,其實,這種能力是兩歲到五歲的孩子特有的。

現在, 日本有個非常有名的年輕女詩人,名叫俵萬智。她24歲時出了詩集,非常暢銷,當時好像賣了40萬冊。而讀了她的詩集,確實能感到她語言能力的非凡。我非常想知道她的語言能力是怎樣形成的。後來,我讀了她寫的隨筆,隨筆中描述了她兩歲時聽圖畫書的體驗。俵萬智每天都讓媽媽給她讀圖畫書,幾乎是反复讀同一本民間故事的圖畫書,大約聽了幾百遍。

三歲時的某一天,萬智雖然不識字,卻看著畫兒把整本書的文章都說下來了。媽媽很驚奇,因為她看著圖,一字不差地把整本書都複述下來了。對此我卻毫不感到奇怪。一字不差地複述故事,正是那個年齡的孩子的特點。到了五六歲就做不到這點了,做不到一字不差。這是大人們幾乎忘掉的兒童所具有的能力。

從2—5歲的孩子具有把語言完全變成自己東西的能力,這不是記憶,不是普普通通的記憶,這是一種更驚人的能力,我認為只能把這叫做“吃語言”。

孩子們是在吃語言,若是這語言使他們感到快樂、有趣,他們就把牠吃下去,變成自身的東西。因此,孩子們上學以前,我們大人應使他們有用耳朵聽真正優美語言的體驗。

實際上,早在2000年以前,古代以色列的詩人就有過“吃語言”的詩句。當我讀到那首詩的時候,大為震驚,原來古代的人就認識到這一點了啊。

然而,儘管孩子們身上有這種語言的力量,遺憾的是,我們卻忽略了這一點。雖然孩子不識字,卻具有很強的用耳朵接受語言的能力,這裡孕育著讀書的萌芽。

書是語言的世界,讀書是進入語言世界。認字只是單純的技術,雖然是非常重要的技術,但是,如果沒有使用這種技術進入語言世界的能力,就讀不了書。我們往往以為,只要教會孩子識字,他們便會自然地學會讀書,這是一個必須重新加以認識的重要問題。

語言是有感情和溫度的

語言這東西是會留在心中的。

父母讀書給孩子聽,在孩子享受讀書樂趣的時候,講故事的人是會和語言的樂趣、故事的樂趣一起留在孩子心中的。大家也許都很忙,但是,我希望大家要唸書給孩子聽。

我和大家一樣忙,現在更忙。不過,我年輕的時候,再忙也要找時間讀書給孩子聽,在他們1——10歲期間,十多年中,我常唸書給他們聽,雖然做不到每天都念,但是一個星期中總要念上兩三次。

現在,我的孩子們都已是四十幾歲的人了,而我當年念過的話語留在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們心中。我認為這是最可信賴的紐帶,它們和快樂的記憶一起留在心中。

我不喜歡說教,也不記得給孩子們念了多少本書,但是現在想起來,我想對孩子們說的話,實際上全都通過唸書傳達給他們了。作為一個人,一個成人,一個父親,我要告訴給孩子們的話,在那些書裡應有盡有。我想,進入影視時代後,更要唸書給孩子聽,出版社要不斷地對讀者講這一點。

熱門文章

【恐怖意外】疑遭主人冷落 巴西家犬將26日大雙胞胎女嬰咬死
07-03
【罕見病例】21週產檢獲告知懷有畸胎 新抱被老爺強逼誕下「雙頭嬰」
07-03
【港人移居英國】5個家庭每月日常生活開支詳細公開
07-03
【移英錦囊】英國10大短缺工種全國需求率比較
07-03
研究: 新冠病毒突變傳染力提升3至9倍 更易入侵上呼吸道 將席捲全球
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