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肇弘】沙士之憶

2020-02-20


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香港人自然想起2003年,也是年初時候爆發的沙士。「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不經不覺,沙士原來是十七年前發生的了。當年出生的嬰兒,今天都已經升讀高中,快要準備考文憑試。對於他們而言,沙士大概只是父母輩口中不堪回首的記憶罷了。

無巧不成話,2003年初,我也剛好讀完中七,正要面對高考(中七與高考今天亦已成為歷史)。學校停課時,我已不用回校,於是每天由早到晚呆在家中溫習,只有午飯時「唞唞氣」,看看電視新聞與劇集重播。家人為怕耽誤我的溫習進度,晚上沒有開電視,而那時尚未流行網上即時新聞,記得張國榮愚人節自殺的消息,我也延至翌日讀報才知道。

疫症的重災區淘大花園,距離當時我家僅是十多分鐘腳程,平時我也喜歡到那裏流連。而我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英文科的試場,剛巧又安排在淘大花園E座後面的一所中學。開考的頭一、兩天,大家仍是如常應試,但考完後走到淘大商場,平時人來人往的地方,竟然變得冷冷清清,頗有一股令人不安的肅殺氣氛。之後淘大的情況愈來愈嚴峻,我們在該校的最後一場考試,也要搬到新蒲崗另一所中學舉行。

在偌大的禮堂跟百多人一同應考,已經使我腎上腺素飆升,現在還要規定每個考生均須戴上口罩應試,有形無形的壓力一下子撲過來,真實的感受到甚麼叫做「透不過氣」

高考結束後,沙士仍然肆虐,直至6月世衞終於宣布香港從疫區名單上除名,那天我高興得拿着相機,從家裏跑到淘大商場拍照。相片模糊印下了當天的拍攝日期:「03 6 23」,算是小小的歷史記錄。

當年自己對沙士很上心,相信「新聞是歷史的初稿」,差不多儲下那段日子的報章報道。今天說起沙士,官方幾乎只剩下大眾同心抗疫、醫護人員犧牲的光輝一面,然而翻閱舊剪報,倒發現更多已被遺忘、忽略的故事。好像還有誰記得有少年曾散布「疫埠」謠言,令大批市民蜂擁搶購日用品?現在一切彷彿以另一種形式重演,我們有從歷史裏得到甚麼教訓嗎?

 

作者︰曾肇弘

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

電郵:ericwstsang@yahoo.com.hk

星島日報授權轉載

熱門文章

【港國安法】英媒指內政部發言人證實 290萬BNO持有人及家屬可往英國 港媽:為下一代我一定走
05-30
【哭笑不得】人妻揭開老公枕頭驚人一幕 網民紛紛表示好有共鳴
02-13
【動物權益】農場為增牛奶產量牛胃開窿 隨時伸手入胃檢查 動保團體批虐待
05-30
【相濡以沫】相愛70年 丈夫臨終前撒嬌 太太溫柔親吻送別丈夫
05-29
【新冠肺炎】台灣廠商與網店合作 香港發售台灣制「彩色口罩」 最平$76.5/50個
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