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量壓力】我們為甚麼製造玻璃心世代? │苗延琼

2020-08-14


最近我看了一部發人深省的好書《寵溺美國心:好意和壞觀念怎麼耽誤一整代人?》(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How Good Intentions and Bad Ideas Are Setting Up a Generation for Failure)。作者是畢業於史丹福大學法學院的律師Greg Lukianoff和知名社會心理學家Jonathan Haidt。作者指出在校園第一個謬誤,就是有關脆弱的迷思:相對於尼采的名言「殺不死你的,使你更堅強」;現在校園奉行的是「殺不死你的,使你更脆弱」。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根據研究統計,只有百分之零點四的八歲以下兒童有花生過敏,但到了二○○八年,過敏率增加兩倍半,至百分之一點四。合理的解釋就是我們「過分」保護孩子,自九十年代中開始,家長和老師不讓他們接觸花生及其製品。到了二○一五年,權威研究發現,在受保護不碰花生的孩子,有百分之十七發展出花生過敏;反而刻意接觸花生製品的孩子,只有百分之三發展出過敏。結論是:「規律食用含花生之製品,能誘發保護性免疫反應,而非過敏式免疫反應。」

最近筆者遇到一名中學生,在傳統名校就讀,因為追不上學習進度,拒絕回校上課。「醫生,我的孩子在學校缺乏自信!」家長說。「他不是缺乏自信,應該是追不上課程,逃避上學,愈弄愈糟,成為惡性循環。他感到十分無助!」我說。「可以怎麼辦呢?」家長問。「可以的話,叫孩子盡可能上課,能追得多少就追多少。大不了留班重讀一年,打好基礎。」我說。「他不可以留班,這樣他的自卑感會更甚,我怕他受不了,選擇了結生命。」家長反駁說。「醫生,你可否替我寫一封信給學校,叫老師上課時不可以對孩子提問;還有告訴學校孩子的心理狀態,不適合赴考。」家長說。我對這些過度保護孩子的家長,感到很無奈。

坦白說,尼釆的話是不一定正確:太嚴重的創傷會在孩子身心留下烙印,之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過,讓孩子相信失敗、羞辱和痛苦經驗,會讓自己永遠受損,這種做法本身何嘗不是另一種的傷害。人類和萬物一樣天生就有一種「反脆弱」的能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需要在身體和心理上接受適量的挑戰和壓力,才可以茁壯成長。否則我們的下一代,只剩下一顆顆的玻璃心!

電郵:info@drmiao.com.hk

作者:苗延琼

作者為私人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育有兩子。

星島日報授權轉載

熱門文章

【萬萬不可】爸爸小心!會破壞父子關係的7個行爲
09-22
【不一樣的育兒方式】荷蘭父母培養快樂堅強孩子的6個教養方法
09-25
【親子育兒】五大招數 化解孩子自我中心的行為︳慈慧幼苗
09-21
【親子育兒】五大招數 化解孩子自我中心的行為︳慈慧幼苗
09-21
【一位爸爸分享】呼籲學校不要只致電給媽媽 美國大法官:孩子有2位家長 請致電給他爸爸
09-23

【厭食】我不要變肥胖│苗延琼
2020-09-25
【愛在瘟疫蔓延時】親子新常態│笨泥爸爸
2020-09-25
【手足之情】「伴」或「絆」|黑眼圈奶爸DR. 徐嘉賢醫師
2020-09-25
【不一樣的育兒方式】荷蘭父母培養快樂堅強孩子的6個教養方法
2020-09-25
【親子教養】有一種不行,叫做你媽覺得你不行!| 牛媽彭小蹦
2020-09-24
【家有小怪獸】媽媽沒有別的願望,除了希望你.....
2020-09-24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