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教育|90後殯葬禮儀師陳培興:最心痛是看見小朋友的遺體

2022-11-18


彼岸花開,緣起緣滅,生老病死是一個循環,也是每一個人生的必經階段。死亡在傳統社會是禁忌話題,但對90後殯葬禮儀師陳培興(阿興)來說,人死如燈滅,死亡其實不可怕,反而留下來的人,要接受與摯愛天人永隔,才是最撕心裂肺的傷痛。

禮儀師的樂章

訪問當天,與阿興相約在墳場見面,見他身穿筆挺的西裝,手上拖着一個大型化妝箱,急匆匆、滿頭大汗地趕到現場,初見真人,比想像中年輕得多。阿興甫出社會,從事過數年教育工作,之後便是當殯葬禮儀師,細問原由,原來他在中學時已有投身殯葬業的想法。

「中學時,老師在課堂上播放了《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當時的印象很深刻,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一種職業,便一直放在心上。」後來阿興在大學修讀哲學,亦有從事生死教育的工作,畢業後,黃毛小子「膽粗粗」地向各大殮葬商自薦,看看有沒有面試的機會,見過幾間後,終獲聘請。

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於2008年上映,主要講述一年輕人在大提琴事業失敗後回到故鄉,意外地開始從事傳統祭祀禮儀師一職。他身邊很多人,包括妻子在內,都對他產生偏見,最終他以嚴謹的工作態度和對死者的尊重而贏得他人敬重。

「初初入行時,基本上每一個個案都要跟進,會遇到很多不同遺體的狀態、不同的儀式、不同家庭的情況,我也是邊學邊做。」由最基本的剃鬚開始,阿興拿起剃刀,小心翼翼地替亡者剃走鬍渣;上粉底、胭脂、唇膏,盡量保留亡者最自然的妝容,就像是睡着了覺一樣。

看過《禮儀師》電影的觀眾,大部分都會認為處理遺體是一件「唯美」的事,但阿興坦言正式成為禮儀師後,才發現現實和幻想有很大距離:「電影的確拍攝得比較浪漫,但實際上我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全身變黑、發霉的遺體,又或者是從高空跌下的殘肢,這些在電影中無法看到。」

阿興沒有宗教信仰,面對亡者及其家人,只存着一顆恭敬的心:「人走了,最難過的是家人,能幫助他們妥善處理遺體、儀式,意義很重大。」

熱門文章

讀寫障礙|寫「鏡字」等如有讀寫障礙?|戴公主
12-16
名人專訪| 譚凱琪 :「我是愛演也會演的媽媽」 透過戲劇引導女兒學習興趣 推崇傳統學校培育好品德
02-29
名人專訪|感激老公配合工作日夜輪更照顧初生兒 余香凝 :成為媽媽是幸福的「犧牲」
12-20
唔怕改壞名︱2024 香港熱門中英文名字 榜首原來係呢個名...
03-08
天瑜腸道蠕動失調 暫時只能注射葡萄糖水 爸爸歷55次電療 癌指數已回復正常水平
03-08

人物專訪|女兒踏入青春期感無力 草莓網前 行政總裁 伍珮瑩:「做媽媽比做CEO難」
2024-05-10
做父母要考牌?幼兒專家兼兩孩之母:請摒棄舊思想,用全新角度去看孩子|人物專訪
2024-05-04
人物專訪|為自閉兒子自我增值成「 收納師 」 媽媽傳授6大執屋心法教斷捨離
2024-04-19
人物專訪|80後 移英 媽媽 分享插班/升中備戰Grammar School貼士 「希望子女零壓力下成長」
2024-04-12
人物專訪|兩個單親家庭重組 靠愛修復親子關係 專訪 直播帶貨 女強人Vivi:「融合兩個家庭比做生意更難」
2024-04-01
人物訪問丨14歲 國際象棋 運動員高家瀚 成大賽首位亞洲冠軍 休學1年全職受訓 感激家人支持追夢
2024-03-09
查看更多   ▸